开启左侧

为什么玄武门之变没有毁掉李世民的形象?

[复制链接]
家和万事兴 发表于 2020-10-6 07:44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:梁山微木说隋唐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30580715/answer/1273429286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文章一共分为5个部分,相信看完整个玄武门之变的经过,大家就会有自己的答案:
1、玄武门之变前,双方势力分析
2、李建成占据上风,利用小妈整哭李世民
3、李建成自作自受,李世民开始强力反击
4、李渊偏心,李世民遭到强势打压
5、生死关头,李世民杀兄囚父
以下为正文:
1、玄武门之变前,双方势力分析公元624年,最后一个枭雄辅公祏被斩之后,李渊站在太极宫中,看着整个天下匍匐于自己的脚下,得意的笑了。
毫无疑问,他创造了历史。仅仅用了7年的时间,便将破碎的山河重新一统。
617年入主长安。618年灭薛举、薛仁果。619年灭李轨、李密。620年灭刘武周、宋金刚。621年灭王世充、窦建德、萧铣。622年灭李子通、林士弘。623年灭刘黑闼。624年灭高开道、辅公祏。
与以往任何一个大一统的开国皇帝相比,他都在速度上创造了历史。刘秀用了14年(22-36年)再续汉祚,司马炎用了14年(266-280年)灭掉东吴,杨坚用了9年(581-590年)灭掉南陈。
只有刘邦(公元前209-202年)和他一样,都是用了7年重缝山河。不过,他要比刘邦幸运的多。

他不用自己到前线,经历一次次血与剑的考验,他没有一个标准的悍妇老婆,也没有一群动不动就要造反的异姓诸侯王。
唯一让李渊感到不安的就是两个嫡子:长子李建成和次子李世民。这两个儿子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

在李建成看来,父亲起兵时自己冲锋陷阵,父亲当皇帝后自己尽心辅佐。弟弟李世民在前方打仗时,自己要么坐镇后方调度粮草,要么驻守边疆以备突厥。另外,还有平定河北之功。
作为嫡长子,他毫无争辩的是帝国的继承人,当之无愧的太子。




可是,在李世民看来,晋阳起兵前,是自己在晋阳帮助父亲结交的豪杰、组建的军队,哥哥李建成只不过是河东的闲人一个。因为他,父亲还差一点被杨广所杀。
起兵之后,哥哥只会在后方享受,是自己在前方历尽艰险,用一次次的鲜血和汗水消灭了薛仁果、刘武周、宋金刚、窦建德、王世充、刘黑闼,这些天下最难啃的枭雄。
哥哥除了比自己早生几年,哪里都不如自己。如果非要说哥哥有功劳的话,那么他顶多只能算一个镇国家、抚百姓、给馈响、不绝粮道的萧何。
而李世民自己才是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的张良;连百万之军,战必胜,攻必取的韩信;以及威加海内兮的汉高祖刘邦。
让萧何去做下一任皇帝,而让张良、韩信、刘邦的复合体去当臣子。

不只是李世民不服,李世民手下的所有人都不服,甚至全天下的人都看出了问题的所在——德不配位 必受其殃。



李渊作为皇帝,当然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但是他却无能为力。
他不能废了李建成的太子之位,因为李建成是嫡长子,占据道义。

并且李建成为人稳重成熟、宽简仁厚,自己每次外出巡幸时,都由建成坐镇长安监国,代理朝政,帮助自己推行律令、宣扬教化,把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,俨然是一个合适的继承人。
更何况,姨夫杨坚废掉太子杨勇的悲剧,才过去了20多年,至今回想起来都历历在目,他怎么能去重蹈覆辙。
可是,他又不能杀了或者囚禁了李世民。这个孩子虽然才20多岁,但却最像自己。雄才大略、英勇神武,7年以来南征北战、所向披靡,统一了整个北方,立下了不世之功,俨然是帝国的顶梁之柱。
而外患仍未消除,突厥仍然猖獗,他还需要李世民去平定北疆。
他是皇帝,一个可以左右任何一个人生死的至高无上的皇帝。

可是,他也是一个父亲,一个宁可自己被杀,也不愿过早起兵,陷孩子们于危险之中的父亲。
每次想到两个孩子斗的你死我活时,他都痛心不已。

但让他在理智上选择支持哪一个,放弃哪一个,他实在做不到,至少是现在做不到。有时候,你不得不承认,世界上有些事情,就是你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的。
几十年后,李世民面对儿子李祐、李承乾连续造反时,不也是一边痛哭,一边写下了感人至深的诏书:

“且夫背礼违义,天地所不容;弃父逃君,人神所共怒。往是吾子,今为国仇……汝生为贼臣,死为逆鬼……吾所以上惭皇天,下愧后土,叹惋之甚,知复何云。”
“往是吾子,今为国仇……汝生为贼臣,死为逆鬼……”这是多爱又多恨,才能说出这种话啊。



这是一个帝王的悲哀,也是一个父亲的悲哀。所以,李渊此时唯一能做的只有一碗水端平,走一步算一步。
就在李渊这位裁判的平衡术下,李建成和李世民开始不断的招兵买马。决战之前,双方在政治上和军事上,都已经有了足以制对方于死地的恐怖实力。
1、政治上双方的支持者
李建成主要代表着京城权贵集团,其支持者主要有:
齐王李元吉,老大联合老三揍老二,好像是历史已久的传统。不过李元吉也有自己的小算盘,我们后面会讲。
燕王李艺(罗艺),李建成攻打刘黑闼时,结交的李艺,公元623年,李艺入朝。
左仆射(宰相)裴寂,李渊的好基友,搞死刘文静的那个。
其他的都是太子府和齐王府的人,如太子洗马魏征。

太子中舍人王珪(南梁尚书令王僧辩之孙,后来的唐初名相);

齐王府副护军薛万彻(隋末灭伊吾名将薛世雄之子);

太子率更令欧阳询(唐初四大书法家之一)等人。
李世民主要代表着军功新贵集团,班底大部分为山东之人。因为最后李世民赢了,所以,史书中记载的心腹比较多。

下面有特别说明的,大家可以重点看一下,只有一个名字的,大家一扫而过就行了:
右仆射(宰相)萧瑀,梁明帝萧岿之子,隋炀帝萧皇后之弟,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姑父。
中书侍郎(相当于副宰相)宇文士及,宇文述之子,宇文化及之弟。宇文化及杀害隋炀帝之时,他并不知情。后来归附大唐,因为是李渊旧友,加上早年间就与李渊谈起过如何砸大隋的锅,所以不但没受李渊处罚,还被委以了重任。
中书令(宰相)封德彝,他名义上是李世民的心腹,但实际上却是个骑墙派,既骗过了李世民,又骗过了李建成,还骗过了李渊。死了之后,才被发现首鼠两端。
礼部尚书兼天策府长史唐俭,祖父为北齐宰相,晋阳起兵时便追随李世民。
工部尚书屈突通,这位老将大家应该很熟悉了,李渊晋阳起兵后,长安就派的他去河东郡阻击李渊,结果力屈而降。
其他人就是李世民天策府的成员以及秦王府18学士了。
天策府成员:长孙无忌(李世民大舅子)、尉迟敬德、秦叔宝、程知节、高士廉(李世民妻舅)、侯君集、张亮、张公谨、刘师立、公孙武达、独孤彦云、杜君绰、郑仁泰、李孟尝、段志玄。

秦王府18学士,很全面的包括了关陇、山东、江南等地贵族:

房玄龄(名相)、杜如晦(名相)、薛收(曾力挺李世民打窦建德,可惜624年就死了,不然就是宰相);

许敬宗(唐高宗时宰相)、于志宁(唐高宗时宰相)、孔颖达(孔子的第31世孙);

虞世南(著名书法家)、褚亮(著名书法家褚遂良他爹)、姚思廉(史学家《梁书》、《陈书》作者);

李玄道(李世民他叔)、苏勖(隋宰相苏威之子)、薛元敬(薛收的侄子)、苏世长(李渊旧交)、李守素、盖文达、蔡允恭、颜相时、陆德明。

除此之外,双方在关键位置上,还都安插的有自己人,玄武门之变时,我们会详细讲。

2、权力上双方的实力
李建成为太子,毫无疑问是帝国的二把手,所有军国大事,都参与谋划。
李元吉为齐王、司徒、并州大都督,兼门下省长官侍中(隋朝叫纳言,也就是宰相)。
门下省相当于美国的国会,负责审议中书省的决策。如果他们认为决策不合适,可以反驳回去。

如果合适了,就把决策交给皇帝,皇帝再签字盖章。门下省职工就是大名鼎鼎的给事中,到明朝时候发展成了言官,天天有事没事,总喜欢找事的那群人。
李世民的名头则比龙妈还多,实际领有的官职包括:

天策上将、太尉、司徒、尚书令、中书令、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、益州行台尚书令、雍州牧、凉州总管、左右武侯大将军、领左右十二卫大将军,上柱国、秦王。
这其中有几个职位非常重要:
尚书令是尚书省的老大,但为了防止权力过大,实际上很少任命,一般都由二把手左仆射履行第一宰相的职务。
整个隋朝,只有杨素担任过一年左右的尚书令,但是没过多久,就死翘翘了。而整个唐朝,也只有李世民和唐德宗李适担任过尚书令。
中书令,就是中书省的老大,可以叫做宰相。中书省相当于美国总统的智囊团,帮助领导人做决策、写文件。
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,就相当于华北地区所有省的老大,其官员、兵马全部受李世民节制。
左右武侯大将军、领左右十二卫大将军,也就是唐朝所有的禁军,在名义上全部由李世民统领。当然,想调动还是需要李渊批准的。

不过,这为李世民拉拢李靖、李世绩两位大将提供了便利。
天策上将权力更是大的不得了,这是李世民一战擒双王之后,李渊封无可封才发明的官职,意思就是老子没啥可封你的了,你这官是老天爷封的。
该官职有哪些权力呢?
1、地位仅次于皇帝和储君太子,位于其他所有王、公之上。

2、在洛阳建天策府,为武官之首,在十四卫府之上(初唐所有禁卫部队)。

3、李世民可以自己招募人才作为天策府官员。
后来,李世民被逼无奈,想跑到洛阳,建立一个自己的小朝廷,就是这个原因。
总结一下吧,大家可以简单的理解为:
李建成是唐帝国的二把手。李世民是三把手。李元吉是四把手。
但是,由于李渊的纵容与溺爱,三个人的实际权力都差不多。李建成发布的太子令,李世民和李元吉发布的教,以及李渊发布的诏书,竟然有相同的法律效力。
很多部门也不知道该听谁的,于是,就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先收到谁的命令,就按谁的执行。
更无语的是,这父子四人,还都住在太极宫内。李世民住在太极宫西侧的承乾殿(承庆殿),李元吉则住在东侧的武德殿,李建成住在更靠东边的东宫,李渊则住在中间。
唐太极宫(大兴宫)平面图,东西宽2830米,南北长1492米



成年皇子除太子之外,还让住在皇宫,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。

而李建成、李世民、李元吉三个人,竟然还可以骑着马,带着弓箭、大刀,随时出入李渊的寝宫。

一家人要在半路上遇到了,也不用行君臣之礼,只用像家人一样打个招呼就行了(昼夜通行,无复禁限……太子、二王出入上台,皆乘马、携弓刀杂物,相遇如家人礼)。
另外,李渊竟然还允许三个孩子,有自己的私人武装。具体为李建成2000人,李世民800人,李元吉不详(募壮士,多匿罪人),但几百人肯定是有的。
身怀利器,杀心自起。

李渊的纵容,简直就是给三个要打架的儿子,一人递了一把刀子。只是他不知道的是,这几把刀子最后还会插在自己身上。
2、李建成占据上风,利用小妈整哭李世民公元621年,对于李世民来说,是最辉煌的一年。这一年,他一战擒双王,创造了史无前例的神迹。
随后,他又身披黄金甲,带着几十员猛将,以及万余名精锐骑兵,在一片欢呼簇拥之下,踏进了长安城。
可是,在欢迎仪式上,有一个人却一直用冷冷的眼光注视着一切。这个人毫无疑问,就是太子李建成。
一年多以前,他还是一个毫无争议的太子,弟弟李世民虽有战功,但也只是个秦王,还威胁不到自己的地位。

但是,一年多以后,老爹却给这位好弟弟,封了个史无前例的天策上将,不仅统率关东所有兵马,而且还可以组建自己的领导班子。
而弟弟也丝毫没有客气,不仅天策府搞的有声有色,还搞了个弘文馆18学士,里面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,影响力还堪比《奔跑吧,18兄弟》。

这哪里是搞学问,分明是搞自己嘛。很明显,李世民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了。




面对这种赤裸裸的挑衅,李建成很聪明的意识到,李世民羽翼已丰,正面搞垮他显然不容易,但是,走后门却有很多机会。碰巧的是,不久之后,他便敏锐的抓到了两个后门。
公元621年,李世民打下洛阳城之后,为了方便行事,李渊便下了一道诏书,关东的所有事情,全都由李世民一人处置,而不必上奏。
大部分情况下,领导说这话,也就是说说,你要真的把啥事都办了,也不打声招呼,事后出了问题,他肯定找你的事。
李世民虽然才22岁,但显然明白这个道理。所以,拿下洛阳之后,他第一时间便让萧瑀和窦轨去查封了府库,把所有的金银珠宝,上交给国家。
为啥让这俩人去呢?一个是他姑父,一个是他舅舅。查封府库的人必然会贪污,既然都会贪污,那就得让亲戚们贪。更重要的是,这两位也是李渊的心腹,他们给李渊打的报告,李渊才会相信啊。
另外,李世民也可以借此机会,收买这两位前辈。允许他们贪那么多钱,以后在关键的时刻,他们不得帮自己一把?
按道理讲,这件事办的是相当漂亮,不应该出现什么意外。但是,意外还是发生了。
李渊后宫里的几个大胸妃,听说李世民缴获了很多宝贝之后,便两眼直放绿光,向李渊请求去一趟洛阳,挑选一些隋朝皇宫里的金银珠宝。
不知道李渊是想考验一下李世民,还是相当然的认为,李世民必然私自藏匿的很多宝贝。他竟然同意了这些大胸妃们的请求。




这些女人刚刚溜达到洛阳,就表现出了强烈的主人翁精神,不仅向李世民伸手要钱,还要李世民给她们的亲戚封个一官半职。
面对这群小妈们的无礼诉求,李世民非常的无奈。
如果答应她们的请求,将士们会怎么想?将士们拼死拼活打下来的东西,没有分给自己,却分给了其他人,以后谁还会给他李世民卖命。
另外,府库说封就封,说开就开,官位不看素质,说给就给。以后老爹李渊会怎么想?
如果拿自己私人的珠宝让她们挑,那就等于是在打自己、姑父,以及舅舅的脸,说明大家全贪污了。
但是,如果不答应她们的请求,她们回去后肯定会狠狠的告自己一状。
难啊,可以说这完全就是一道李渊给李世民出的无解难题,无论怎么做,李世民都是错。
最后,李世民只能赌一把,赌老爹是为了考验自己。于是,他无情的拒绝了小妈们的请求:“宝物已经登记在册上报朝廷了,官位应该给有才有德有功劳的人。”
这件事发生之后,李渊啥反应,史书上没有记载。所以,我们无法判断李渊的真实意图。但李世民是彻底的得罪了这些小妈。
如果说宝物已经登记在册,还算是无奈之举,但是你后一句话啥意思?小妈们的亲戚无贤、无德,无才?这明显是在找抽啊。
当然,李世民贵为秦王,这群女人即便有100个胆子也不敢抽他。但是,女人的嘴,骗人的鬼。不抽你,不代表不会用耳边风吹死你。
这件事,很快就被李建成和李元吉知道了。于是,他俩便开始极力的讨好各个小妈,尤其是李渊最宠爱张婕妤(婕妤是妃子的一个品种)和尹德妃。一直到玄武门之变前,李世民都在为他的这次“错误”,付出着惨重的代价。
不久之后,张婕妤便在李建成的支持下出手了。
有一天,张婕妤把李渊伺候的舒舒服服之后,便让李渊给她爹批了几十顷的良田。按说这几百亩土地,给了也就给了,根本不是什么大事。但问题在于,张婕妤要的这块土地,刚好就是以前李世民封给淮安王李神通的。
李神通看到李渊下发的批文之后,直接就给拒绝了。因为按照当时的潜规则,李渊的诏书与太子令,李世民、李建成的教,谁先发布就听谁的。李神通的这一做法,没毛病。
但是吧,潜规划之所以是潜规划,就是说这事不能摆在台面上。张婕妤就抓住了这一点,开始大作文章、颠倒黑白:“皇上赐给我爹的田,却被秦王抢去给了李神通。”
前后顺序一颠倒,问题就相当严重了。李渊可以不在意儿子分享自己的权力,但也绝不允许儿子的权力超越自己。于是,他大发雷霆,把李世民叫过去狠狠的熊了一通。
面对父亲的训斥,李世民知道,这事无论怎么解释,都是自己的错。即便是自己赐田在先,但在“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”的古代,违抗诏令这一个罪名,就是标标准准的大逆不道。
所以,他不得不向老爹认错,硬生生的吞下这口恶气。
但是,李渊并没有因此而消停。不久之后,李渊和好基友裴寂喝酒、聊天、看美女的时候,便意味深长(别有用心)的感叹了句:“李世民这孩子,长年领兵在外,被那群书生教唆坏了啊。”
领导都这样发话了,手下人能不懂啥意思?但是,裴寂还没来得及动手呢,尹德妃就赶紧去抢了功劳。
几天之后,李世民的心腹杜如晦骑着马在街上溜达,突然之间窜出来了一伙人,摁着他就是一顿胖揍,还把他的一根手指,给硬生生的打断了。
人在街上走,锅从天上来。杜如晦正准备开骂呢,没想到,这群人却先骂了回来:从尹德妃老爹家门前过,还不下马,你特么以为你是谁?
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以这么奇葩的理由,把秦王府的人揍成这样。李世民彻底的怒了,带着人就准备揍回去。

但是,尹德妃早已经将此事报告给了李渊,不过她却变成了受害者,不是她的人群殴了杜如晦,而是杜如晦一挑十,揍了她的人。
李渊听闻大怒,又把李世民叫了过去,逮着就是一通臭骂。不过,这一次,李世民没有像上一次那样继续做忍者神龟,而是据理力争。但是,李渊就两个字——不信。
很明显,李渊并没有糊涂,这是一个帝王最起码的御人之术。李世民刚刚灭了王世充和窦建德,功劳实在太大了,不逮住几个错误捶打一番,野心就会膨胀,以后就难以控制了。
另外,受点打击,也能磨练儿子的心气。只有历经坎坷的人,才能成大器。咽在肚子里的泪水,终会化为催人奋进的甘泉。
后来,李世民当上皇帝之后,李靖灭了东突厥,他不也是狠狠的打压了一下李靖嘛。所以,李世民你也别觉得委屈,伴君如伴虎,谁是帝王都会这样用人。
如果这件事,李世民也忍了,后面李渊估计也不会再打压他了。
但当时的李世民却并没有这么想。在他看来,当年杨广利用老子身边的女人,整死兄弟们的事情似乎正在重演。唯一的区别在于,杨广利用的是他亲妈,李建成利用的则是他小妈。
所以,他不能坐以待毙,必须进行反击!
不久之后,李世民便想到了一个很经典的反击方法——哭。

眼泪,虽然是世界上最柔软的东西,但也是威力最大的武器之一。哭的好了,也许父亲就能够回心转忆。

所以,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,他每次到宫中伺候李渊,就跟奔丧一样开始哭。李渊瞬间蒙逼了,我还没死呢,20来岁的大小伙子了,咋就突然哭了呢?
李世民一边擦眼泪,一边说出了原因:想俺娘了,如果俺娘还活着,能和老爹一起享受荣华宝贵该多好。
多么孝顺的孩子,多么感人的一幕,如果放在普通人家,当爹的肯定会和孩子一起潸然泪下、忆苦思甜一次。但是,有钱有权的人家脑回路就是不一样。
中年成功男人有三大幸事:升官、发财、死老婆。李渊老婆要不死,50来岁的人了,咋在后宫造十几个孩子?
所以,正在兴头上的他,看见李世民为死去的“老妇”哭哭啼啼,立刻就不高兴了。年轻人,还是阅历浅啊。
正和李渊一起嗨皮的嫔妃们也被李世民哭蒙逼了,这哪里是在哭他妈,分明是拿她妈来压我们啊。
于是,李世民一走,她们也哭了起来。并趁机又告了李世民一状:咱们在里面娱乐,秦王在外面哭,这哪里是想她妈,是准备搞死我们啊。




李渊被这么一点拨,瞬间就明白了李世民的小心思。看来这小子没服气,还需要继续打压啊。
幸运的是,这件事发生没多久。河北的刘黑闼就把大唐的名将虐了一个遍。李渊不得不再次起用了李世民。
但是,河北战场上的一次次胜利,并没有换回李渊的宽容。相反,李渊还加大了打击的剂量。没办法,功高震主,儿子不服气,就必须打到服为止!
公元622年4月,李世民大胜刘黑闼,回到了长安。按道理讲,李渊应该大肆封赏才对。

但是,当年7月,李渊却在城郊结合部,给李世民修建了一个宏义宫。史书上说,这是李渊为了奖励李世民平定刘黑闼的功劳。

但实际情况却是明升暗降。因为让李世民离开长安城,而让李元吉和李建成留在自己身边,本身就是一种强烈的政治信号。
更何况,这个宏义宫也是相当的寒碜。李世民称帝三年之后,很有艺术性的,把李渊请出了太极宫,安排到了宏义宫。监察御史马周后来就看不下去了,曾劝说过李世民:

“太安宫(宏义宫)太寒碜,还在郊区,皇太子都住在城里,咋能让太上皇住那里?”(臣伏见太安宫(宏义宫)在城之西,其墙宇宫阙之制……尚为卑小。臣伏以皇太子之宅,犹处城中。太安宫乃至尊所居,更在城外。)
尽管如此,打压仍然没有结束。

当年11月,当刘黑闼卷土重来,再次扫荡河北的时候。李渊在李建成要求挂帅之后,更是直接架空了李世民在山东的兵权,让李建成担任了陕东道大行台及山东道行军元帅、河南、河北各州均受其处置。
还记得李世民之前的一个头衔不?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。自己从死人堆里拿下的势力范围,一转眼竟然过户给了哥哥李建成。
看到父亲如此对待自己,李世民终于彻底的绝望了。他清楚的意识到,想靠感动父亲夺嫡,已经不可能了。他必须拿出强有力的反击,才能停止父亲对自己的偏见。
幸运的是,不久之后,李建成就连续犯了两个大错。
3、李建成自作自受,李世民开始强力反击
623年9月,李建成在灭掉刘黑闼之后,就开始骄傲了。因为此时的政治环境,对他实在是太有利了。
上面有领导——李渊大力支持,小妈天天吹风。

自身有能力——文能提笔干财务,武能抽刀砍黑闼。
善于搞关系——灭了刘黑闼之后,他不仅勾搭上了北京的实力派军阀燕王李艺(罗艺),还把李艺给带到了长安,并把猛将薛万彻也纳入了麾下。
李渊还把李艺拜为了左翊卫大将军,和右翊卫大将军张瑾一起,统领宫廷内部警卫。注意,张瑾这个人也倾向于李建成。
反观李世民,公元619年因为刘文静事件,被赶出了太极宫。公元622年又明升暗降,被赶出了长安城,直接给整到城郊结合部去了。

好不容易拿命换来了个天策上将,统领关东总兵马,一眨眼又被李建成给架空了。
本来是自己和哥哥的单挑战,现在却变成了群殴——李渊、李建成、李元吉父子仨人群殴自己。



假如这个时候,李渊要在宫中突然挂了。李世民估计连一点机会都没有,别说皇宫门他进不去了,长安城他都进不去。
可以说,此时在李渊的心中,李世民已经从亲儿子变成了大唐帝国的夜壶,实在憋不住的时候用一下,但用完了就藏床底下。

唯一值得幸运的是,这个夜壶足够大,而李渊恰好又是个肾不太好的老头,每次起夜都份大量足,除了这个壶,其它壶完全接不住。
不过,这对善于控局的李世民来说已经足够了。只要不下牌桌,就一定有翻盘的机会。
他不得不把战场上的那一套搬到了办公室斗争中——超长时间的隐忍、探清对手的虚实、一旦出击招招毙命。
幸运的是,在隐忍了整整半年之后,李世民终于找到了机会。据线人上报,李建成从燕王李艺的幽州,私自往京城调动了300名精锐骑兵,作为自己的私人武装。
唐朝时,属于太子的武装部队为东宫六率。每率下面大概有3-5个府,每府大概有1000人,也就是说太子能调动20000-30000人的部队。

前面我们还说过,由于李渊对儿子们的溺爱,隶属李建成的私人武装还有2000人。




但是,这只是名义上太子拥有的军权。你调动你那2000人可以,因为属于私人保安。

但是,这300人可是属于国家的部队啊。按照唐朝法律规定,只要调动10人以上的部队,就得有皇帝的批准。
“擅发十人以上、九十九人以下,徒一年;满百人,徒一年半;百人(每多100人),加一等;七百人以上,流三千里;千人,绞。”
按这规定,李建成调动300精锐骑兵,怎么着也得吃四五年的牢饭。更何况你是太子与藩王勾结,私自调兵入京。

而此时,燕王李艺担任的恰好还是李渊的保卫工作。
这就已经不是私自调兵的问题了,判个谋逆都不为过。
李世民得知这一消息后,大喜过望。但是,他并没有自己出手,而是找了一个不知名的小人物,告发了李建成。
终于要翻盘了,李建成必然会受到重罚,父亲必然会重新审视自己,李世民急切的期盼着。
可惜出人意料的是,李渊知道此事后,表现的很生气。但也只是把李建成叫去骂了一通,将前去调兵的太子右虞候率可达志,流放到嶲(xi)州(今四川西昌)看卫星,然后就没有了然后。
比起李世民赐田、杜如晦打架(被打),这可是标标准准的重罪啊。但是,法官李渊大人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判决。没有把李建成明升暗降,更没有把李建成赶出皇宫。
他娘的,这到底是什么世道?李世民极为不甘,却又完全无可奈何。
不过,李世民你也不必太过灰心。

因为此事起码给李渊了一个提醒——李建成这小子,很不老实。更重要的是,这件事也让李建成产生了一个严重的错觉——父亲心太软。
于是,几十天后,李建成便又犯了一个比调兵更大的错误。
公元624年6月3日,长安城里热浪滚滚,开启了烧烤模式。本来就患有高血压病的李渊血压窜的更高了(高血压是唐皇室的遗传病)。

于是,他便带着李世民、李元吉溜达到长安北100多里的仁智宫(今铜川)避暑去了。让李建成留守京城享受高温桑拿。
可是,还没过几天安稳日子,李渊刚刚降下来的血压,马上就来了一个大飙升。




6月23日,仁智宫里突然跑来了两个人——李建成手下的郎将尔朱焕和校尉桥公山。俩人狂奔100多里,带来了一个紧急情报:

太子谋反,准备和庆州都督杨文干里应外合,发动兵变。

原来李建成趁老子不在家,便让这两位“心腹”,给另一位心腹杨文干赠送了一些盔甲。但是,没想到这俩货刚刚跑到豳(bīn)州就反水了。
李渊听后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但是就在李渊犹豫之时,宁州人杜凤举也跑到了仁智宫踹了李建成一脚。
两拨证人,还互相验证了。李渊一下子就想起了几十天前,李建成调兵入京的事。看来,李建成真要反啊。于是,盛怒之下,李渊立刻下了三道命令:
1、亲笔写下一道诏书,令李建成火速赶往仁智宫。
2、令司农卿宇文颖火速赶往庆州,传召杨文干。
3、收拾收拾行李,赶紧跑。仁智宫在山沟沟里,李建成这败家子要真打过来,他这58岁的高血压患者,跑都没地方跑了。
李建成收到诏书之后,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。看来事情败露,如果此时赶往仁智宫恐怕凶多吉少。

于是,他立刻将手下们召集了起来,喊出了两个字——开会。
会议上谋士们分为了两派:
一个叫弱智派,也可以叫鹰派,以太子舍人徐师暮为首,劝说李建成占据京城,发兵造反。
一个叫理智派,以詹事主簿赵弘智为首,他们则劝李建成赶紧到仁智宫谢罪认错,李渊一向心软,肯定会饶他一命。
李建成虽然糊涂(不糊涂也干不出这两件糊涂事),但显然还有点自知之明,看了看自己的实力,明显干不过辕门射鸟眼的老爹和一战擒双王的李世民,所以,只好带着10几个人,火急火燎的赶往了仁智宫。
狂跑了半宿,李建成终于在荒郊野外,遇到了从仁智宫里窜出来的老爹。

看见老爹被自己吓成这个鸟样,李建成一下子就瘫了,立刻爬到地上使劲的磕头认错,那叫一个惨啊,好几次都差一点晕死过去(奋身自掷,几至于绝)。
但是,李渊这一次明显没有那么好糊弄。你差点晕死,老子还差一点被血压给窜死呢。
一直到李建成磕的马上要断气了,李渊这才让人把他给软禁到了一顶帐篷里。第二天一大早,才返回了仁智宫。
李建成这边好不容易稳住了老爹。但是,杨文干那边却出了大事。6月24日,宇文颖到达庆州后,也不知道给杨文干说了啥,这家伙还真的就造反了。
6月26日,消息传到仁智宫。李渊血压立刻又飙了,他急忙把李世民这个夜壶叫到了身边:
“杨文干造反,牵连着你哥,恐怕会有很多人响应。你最好能亲自去一趟,回来以后,我会立你为太子。”
顿了顿,他又语重心长的接着说:

“至于你哥,我不能像隋文帝那样,杀自己的儿子啊。到时候,我会把他封为蜀王,蜀中兵力薄弱,如果以后他老老实实,希望你能给你哥留条活路;如果以后他要造反,你也能够很快的把他拿下(取之)。”
注意,这里用的是把他“拿下(取之)”,而不是杀了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
听闻此话,李世民差点暗喜到内伤。于是,他二话不说,带着人就杀了过去。




7月1日,杨文干攻陷了宁州。7月5日,李世民便杀到了宁州城下。杨文干的党羽一看李世民来了,一枪也没放,撒开丫子就跑了。

杨文干一看这架势,转身就跟着跑,不过还没跑两步,就被部下给杀了,脑袋被李世民拎回了京城。
但是,当李世民喜气洋洋的到了京城之后,却惊讶的发现李建成竟然被无罪释放了,老爹答应自己的太子之位也没了。
相反,李渊还以兄弟不和为借口,每个人各打了50大板:太子中允王珪、左卫率韦挺和天策兵曹参军杜淹,全部流放到了嶲(xi)州,看发射卫星去。
原来,李世民前脚刚走,李元吉便与那些小妈们,轮番替李建成求情。表面上属于秦王党的封德彝,也偷偷的使了把力。然后,李渊就原谅了李建成。
以上便是史书上关于“杨文干事件”的全部记载,但是,这个记载很明显不能说服后人,因为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:
李建成真的要造反吗?

如果是,他为啥没反?

如果是,这些大臣们怎么敢替他求情?

如果是,李渊怎么会因为几个人的求情,就原谅了他?

如果是,李渊怎么会以兄弟不和的名义各打50大板?
所以,关于这件事,后世的人还有两种猜测:
第一种猜测是根据《资治通鉴》猜的——李世民是主谋。
李建成的确给杨文干送了盔甲,但是根本没有造反的意思。是李世民买通了那两个人,让他们诬陷李建成造反。
李渊冷静下来之后,发现了事情的真相,就同时处罚了两位兄弟。李建成是私运盔甲罪,李世民是诬陷兄弟罪。
另外,李渊派往庆州传召的宇文颖也被李世民买通了,是李世民让他对杨文干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杨文干才反的。最后,李世民还搞了个死无对证,把宇文颖给杀了。
第二种猜测是根据《新唐书》猜的——李元吉是主谋。
因为《新唐书》记载了宇文颖是李元吉的死党:“元吉阴结颖,使告文干,文干遽率兵反。”
是李元吉让宇文颖对杨文干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。杨文干一旦造反,李渊便会废了李建成。之后,李元吉再出来指出,李世民才是背后的真凶。这样,他便可以一箭双雕,让李渊立自己为太子。
我本人比较偏信第一种,因为从结果倒推的话,只能是第一种。
如此重大的事情,李渊必然会经历一系列严密的调查,才会做出决定。如果是李元吉在背后支持的宇文颖,李世民捉住宇文颖之后,怎么可能不大肆炒作一番?

另外,以李元吉的智商看,好像也没办法骗过李渊、李世民、李建成这三个人精吧?
不管怎么说吧,这两件事充分体现了李建成在政治斗争上的弱智,以及李世民的高明。
李建成完全把政治斗争当成了战场,以为谁手下的武装力量强大,谁就能占据有利地位。不然他咋可能干出调兵300入京和运送盔甲的蠢事?
李世民则充分认识到了搞阴谋诡计的关键——暗桩。

你调300骑兵,你送无数盔甲,都不如我在关键位置上放3个暗桩。这些人可能地位不高,权力不大,但在关键的时候,却能以一当百。
同时,这件事也意味着,李世民与李渊、李建成、李元吉的彻底决裂。

父亲的偏心已经拉不回来了。

父亲的话也已经靠不住了。

想用和平手段,让父亲立自己为太子已经完全不可能了。
除了武力,李世民已经别无选择了。

4、李渊偏心,李世民遭到强势打压
公元624年7月,杨文干事件发生一个月之后,李渊为了放松一下心情,便在长安城的南面,举办了一场大型射杀小动物比赛。
赛前李渊还特别贴心的提醒三个儿子:比赛第一,友谊第二,给我使劲打,看谁打的多。
李建成一听就蒙了,谁不知道李世民是百发百中的神射手,和他比打猎,那不就是屎克螂搬泰山——自不量力么。
不过,李建成脑瓜子挺好使,迅速想到了一个坑弟制胜的好点子。他牵来了一匹膘肥体壮,但是喜欢尥(liào)蹶子的进口马,忽悠李世民:“哥这匹马跑得贼快,几丈宽的水,一家伙就能跳过去。弟弟善于骑马,要不要试一试?”
当着老爹的面,李世民也不好意思拒绝。于是,就只好骑上了。
刚开始这马还挺不错,一溜烟就跑到了其他人的前面。李渊看到兄弟关系如此融洽,非常的欣慰。
哪知道,这马跑着跑着,忽然之间就尥起后蹶子,李世民一个踉跄就被甩了下去。幸好,他骑马的水平比较高,一个翻身,就跳到数米之外,立定鞠躬,完美的完成了一次骑术表演。



不好意思,放错图了,应该是下一张。



遇到这种烈马,李世民却很高兴。男人,要的就是征服。越是烈马,征服起来越有成就感。于是,等这马站稳之后,李世民像没事人一样,又骑了上去。
还别说,这匹马还挺倔,一连尥了三次,才被李世民给制服。
看到烈马屈服在了自己的胯下,李世民得意的笑了,回过头就对宇文士及吹了个牛逼:“生死有命,想用这匹马杀我,嫩了!”
吹就吹吧,本来也没啥事。但是,李世民吹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,刚好就被李建成的人给听到了。于是,李建成便把这话给改了改,让小妈们又在李渊的耳边吹了吹风:“秦王自言,我有天命,正要为天下主,岂能浪死!”
刚刚还在欣慰的李渊,血压又飙了上来,立刻又把李世民叫去骂了一通。
哎,当别人讨厌你时,无论你怎么做都是错啊。所以面对这种无枉之冤,李世民只好无奈的一声长叹,跪了下去,摘下了王冠,递给了李渊,让父亲把自己交给有关部门定罪。你不是讨厌我吗,干脆就把我的秦王给废了吧!
李渊有点尴尬,没想到儿子会来这么一出。幸好,就在双方僵持着的时候,一封军情急报送了过来——突厥的颉利、突利两位可汗正率全国之兵,杀向边境。
李渊顿时找到了一个台阶下,贱兮兮的又让李世民戴好了王冠。并命他和李元吉一起,即刻发兵,前往豳(bīn)州抵御突厥。
8月12日,李世民一行抵达了前线。
看到来势汹汹的突厥,李世民没有丝毫畏惧。他立刻心生一计,率领100多名骑兵,就冲到了敌军的阵前。一边跑,一边骂突利可汗背信弃义,刚刚结好盟约,便率军来攻。
这个举动把颉利可汗给搞蒙了。因为颉利可汗继承的是他哥的汗位,突利可汗则是他哥的儿子。

本来应该是突利继位的,结果却被颉利给抢了过去。所以,这叔侄俩有着天然的矛盾。中原政权为啥是嫡长子继承制,就是这个原因。
颉利听李世民说大唐和突利结了盟,立刻就起了疑心——李世民敢带着100多人冲过来,难道是和突利一起设的圈套?
所以,他赶紧向李世民表示,此次率军前来,没别的意思,就是公款旅游的。你别再往前冲,我立刻、马上就退军。
说完,颉利还真的往后撤了几里地,准备好好的查一下自己的大侄子突利。
可惜天公不作美,随后几天,暴雨连绵不绝,别说查大侄子了,出去跑两步,回来都能得个感冒。
但是,就在突厥人都躲在帐篷里避雨的时候,李世民却看到了出击的最好时机。他把将领们全部召集了起来,发表了一通激情澎湃的演讲:

“突厥所恃弓箭,如今大雨经久不息,弓箭早已被泡的没有了弹性,如果此时发兵,必能一鼓作气制服敌军。”
当晚,他便亲率数千名骑兵,踏着泥泞,冒着大雨和夜色杀向了突厥的大营。但是,到达突厥大营之后,令突厥人惊奇的一幕却出现了。
李世民看着这群被吓得准备随时跑路的突厥兵,却没有第一时间发动进攻。因为他知道,以大唐的实力,现在根本消灭不了突厥。此战赢了,突厥必然会发起猛烈的报复,而大唐现在正需要休养生息。
所以他决定派人好好的忽悠一下突利可汗:你已经被你叔怀疑了,可是你又砍不过你叔。不如现在就和大唐结盟,如果以后你叔去砍你,大唐就是你坚强的后盾。
突利看了看外面的唐军,又被这么一忽悠,还真的上了钩。不到一顿饭的功夫,竟然和李世民结拜成了异父、异母、异族的兄弟。
一场巨大的边境危机,就这样被李世民不费一兵一卒的给解决了。这种高超的战略眼光与超强的战术定力,简直就成了后世的用兵楷模。1000多年后,朱棣在攻打北元时,好像也用过这一招,李世民完全可以收版权费了。
但是,如此大功,到了李建成和那些小妈们的嘴里,却变成了李世民勾结突厥,以揽兵权、篡夺帝位的证据。
所以,当李世民率军凯旋之后,李渊并没有给出任何像样的表彰,反而配合起李建成、李元吉再一次加强了对李世民的打压:
程咬金(程知节)被贬出了长安,任康州刺史,不过程咬金誓死没走。
尉迟恭则比较倒霉,他先是拒绝了李建成的收买,后来又躲过了刺客的刺杀。最后,还是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关到了监狱。幸好李世民拼死营救,他才逃得了一命。
李建成又去收买右二护军段志玄,但是再次碰了一鼻子灰。不过,李建成并没有气馁,又设计把房玄龄、杜如晦,调离了秦王府,并让李渊下了命令,二人不得与李世民相见。
搞到最后,李建成收获颇丰,秦王府一共被调离了60多人,快被薅秃了。
另外,李元吉还发挥了他野兽般的想像力,准备在自己家里把李世民给砍了。一次,李世民陪同老爹李渊,到李元吉府中办事,李元吉竟然让护军宇文宝埋伏在了卧室里,准备当着老爹的面砍了李世民。
幸好,李建成不是个二百五,给制止了。因为这完全就是个馊主意,你砍了李世民,就得把老爹也给软禁了,不然就是找死。

但是,老爹身边至少有300多号保镖呢,一个宇文宝能软禁得了吗?如果老爹跑了,不回过头来整死你才怪。

李元吉见一计不成,又干出了一件更加荒唐的事,直接跑到李渊面前,要求杀了二哥。李渊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,直接就给拒绝了。但是,他并没有因此训斥李元吉,态度让人细思极恐。
李世民当上皇帝之后,提起这段过往,心情还颇为悲壮:“武德六年(623年)已后,太上皇有废立之心,我当此日,不为兄弟所容,实有功高不赏之惧。”
这里的“废立之心”,很多人说是废李建成的太子之位,但根据前面的事情看,很明显是要废掉李世民的王位。
但是,好在有突厥的不断“帮忙”,以及李世民的努力自救,这段时间内,他仍然有了不少的收货。
625年3月,颉利终于发现上一次被李世民给忽悠了,于是,就吆喝要过来报仇。李渊让李世民率兵出潞州(上党)抵抗。
625年6月,颉利可汗又来了,李渊又让李世民进了驻蒲州。
625年8月,颉利可汗又又又来了,率领10万兵马,大规模侵犯朔州。并州道行军总管张瑾率军抵抗,结果搞了个全军覆没。
李渊又不得不让李世民前往并州率军抵抗。一直到当年11月,李世民才回到京城,因功又被封为了中书令,李元吉作为并州总管,也被封为了侍中,也就是门下省的老大。
李世民的官职就成了:天策上将、太尉兼司徒、尚书令、中书令、陕东道大行台尚书令、雍州牧、十二卫大将军、秦王。三省李世民独掌其二。
另外,李世民在到前线打仗的同时,还没忘了搞地下组织和收买人心,时刻准备着发动政变或者打内战:
1、他在皇宫禁卫处和太子身边,埋下了无数暗桩
有名可查的暗桩,至少有四位,常何、敬君弘、吕世衡,王晊。但是,无名可查的肯定还有很多很多。因为玄武门之变时,整个京城的防卫力量和皇宫的禁卫军,要么作壁上观,要么站在了李世民这一边。甚至李渊的亲卫兵也出乎意料的消失了,后面我们会详细讲。
2、让行台工部尚书温大雅镇守洛阳,全权统辖山东嫡系部队。
3、派秦王府车骑将军张亮,率领亲信王保等一千多人前往洛阳,暗中结交山东的豪杰。此计,虽然被李元吉识破,并以图谋不轨的罪名,将张亮逮捕入狱,但是张亮最终经受住了折磨与考验,完成了组织交给他的任务,回到了洛阳。
4、劝说大唐最能打的两位名将,灵州大都督李靖、行军总管李世绩加入自己阵营。虽然这两位在最后都保持了中立,但这已经足够了。如果政变不成,打起内战李世民一样能稳操胜算。
总之,李世民的实力,看起来被削减了不少。但是,他的力量却在暗地里持续的增长。
看到李世民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,总是能靠着外挂升级,李建成和李元吉终于坐不住了。既然不能靠外力灭了你,那就只能自己动手了。
公元626年6月1日晚上,李建成约李世民到东宫撸串喝酒,名义上是增进一下兄弟之间的感情,以后互砍的时候轻点。为了打消李世民的疑虑,他还叫上了叔叔李神通。
因为李神通也是李世民的人,又是长辈。所以,李世民就放下了戒备,屁颠屁颠的去了。
哪知道,李建成却没有按套路出牌,当着长辈的面,竟然给李世民的酒里下了毒。但是,为了不让李世民死在自己的宫中,所以,下毒的时候,手一软,就下轻了一些。
几杯酒之后,李世民就出现中毒的症状,心脏疼痛,狂吐鲜血。李神通见状,意识到大事不妙,赶紧搀着李世民就往西宫跑。一面派人叫御医,一面派人叫李渊。
幸运的是,李世民只是轻微中毒,吐完了也就好的差不多了。李渊来了之后,一下子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逮着李建成就是一顿臭骂。
最后,李渊一声长叹,表达了自己作为父亲的无奈之举:

“你们兄弟难容,以后还一起住在京城,肯定还要自相残杀。要不你去洛阳吧,搞个一国两制,陕东地区由你说了算。到那里,你还可以像汉朝的梁孝王一样,设置天子旌旗。”
这里的梁孝王是汉景帝的亲弟弟,因为平定七国之乱时有大功,所以,汉景帝给了他极大的权力,在自己的梁国内,一切待遇犹如皇帝。
听李渊这么一说,李世民总算是感到了一点点的安慰。虽然离开京城,就意味着再也无法继承帝位。但是,等李渊崩了以后,他再打过来就是了。
可是,李建成和李元吉却不干了。因为,他们很有自知之明,拿刀砍人是砍不过李世民的,但是,拿阴谋诡计害人,他们是很有一套的。
所以,他们立刻又让人去告了李世民一状,说李世民的人听说要去洛阳,都高兴的快哭了。所以,他这一走,肯定就不会回来了。这不是搞一国两制,而是搞国家分裂啊。
李渊被这些人一劝,竟然再一次食言收回了命令。
李世民收到命令之后,极其的郁闷。更加让人绝望的是,6月3日一大早,他的暗桩太子率更丞王晊,便跑过来报告了一个可怕消息:
突厥骑兵大举南下,皇帝命李元吉统率各路兵马北上抗突。李元吉请求皇帝,将李世民的心腹尉迟敬德、程知节、段志玄、秦叔宝以及其他精锐,全部纳入了自己麾下。
另外,李建成和李元吉已经达成密谋:明天,大家到昆明池为李元吉践行之时,李建成将发动兵变,杀掉李世民,并逼迫李渊交出大权。
李世民听完之后,大惊失色,急忙叫来了还在秦王府中的长孙无忌、尉迟敬德以及其他谋士们商量对策。
没想到,这群人来了之后却没有一点的恐慌,反而一个个兴奋的跟打了鸡血一样。早就让你干死他们了,你一直犹豫不决,现在终于可以干了吧?
但是,无论他们怎么兴奋,怎么怂恿,李世民还是犹豫不决。不犹豫太难了,又不是干你们兄弟,你杀一次兄弟试试?
看见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,老大还在犹豫。终于有一位读书人,站了出来:“大王觉得舜是何人?”
“圣人!”
“舜他老人家,从小都被他爹、小妈,还有兄弟欺负。你知道他后来咋当上君主不?”
“你说”
“因为他爹和他兄弟,准备活埋他的时候,他知道跑啊!”
学历史有啥用?就这用处。随随便便举个例子,胜过了千言万语。
李世民一听,顿时觉得好有道理,原来自己是舜啊。于是,他瞬间就放下了心理负担。但是,他仍然十分的紧张,就让人找了俩鳖壳,准备好好的算上一卦。
就在李世民一边念咒语,一边掐鳖壳的时候,张公谨突然从外面回来了,只见他抓起了鳖壳就扔到了地上,并怒斥道:“算什么算,如果算出来不吉利,你就不干了?”
看看李世民这群手下,一个比一个猛啊。于是,李世民当机立断——干他娘的。
李世民立刻命令长孙无忌,到外面通知房玄龄和杜如晦,火速赶往秦王府商议大事。
但是,意外又发生了。这俩谋士见到大汗淋漓的长孙无忌之后,竟然跟大爷似的,直接给拒了。理由就一个,皇帝不让我们见秦王。
长孙无忌一跺脚,骂着娘就又回到了秦王府。李世民大怒,直接把佩刀给尉迟敬德:“你去看看,如果他们不来,直接斩了,提头来见。”
这俩人本来就是想刺激一下李世民,因为他们早就劝过李世民造反,但是李世民就是不干。所以,看着尉迟敬德拿着佩刀来了,就完全明白李世民的意思。
于是,他们为避人耳目,换上了老道的服装,分头赶往了秦王府。
他们这边刚刚赶到秦王府,李渊的诏书就来了,要求李世民立刻赶往宫中。直觉告诉他们,大事不妙,宫中肯定有大事发生。于是,他们急忙制定了一套行动计划,让李世民按计行事。
事情果然不出所料,李世民来到宫中之后,李渊一脸怒火的递给了他一份,来自大唐天文学家傅奕的秘奏:“太白现秦空,秦王当有天下。”
为啥太白现秦空,秦王就要有天下呢?因为这个太白,就是太白金星的意思,在神话里,他是玉皇大帝的信使。所以,古人认为,太白星一出现,就是吉兆。
但对于李世民来说,这哪里是吉兆,分明是让自己去死啊。一个皇帝对臣子说,你要当皇帝了,这是啥意思?不就是让你去死的意思嘛!
所以,李世民看完秘奏之后,吓出了一身冷汗。急忙跪下,把刚刚编好的谎言一口气说了出来:“儿子刚刚得知,李建成与李元吉婬乱后宫。没想到,他们却提前下手,想杀我灭口。这是要为王世充和窦建德报仇啊!”
李渊看到李世民如此情真意切,顿时大惊失色,立刻改变了态度。让李世民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往宫中,与李建成、李元吉等人当面对峙。
5、生死关头,李世民杀兄囚父李世民逃过一劫,赶回秦王府后,立刻下达了三道命令:
1、妻舅高士廉,第二天一大早,便到长寿坊、光德坊,放出死囚,发给他们兵器。赶往芳林门,防止李建成军偷袭秦王府。
因为高士廉是雍州治中,也就是雍州的二把手(李世民是一把手),而长安城属于雍州管辖。所以,只有他带着死囚穿越长安城,才没有人敢阻拦。




2、命令暗桩常何、敬君弘、吕世衡等禁军将领,在第二天守卫玄武门。
3、李世民和王妃长孙氏,亲自带领秦王府内的800死士,从玄武门进入太极宫,发动政变。
一切安排妥当之后,手下将士们群情激昂的开始了严密的布置。但李世民却精疲力尽的瘫坐了下去。今天我还是好兄弟、乖儿子,明天却要背负杀兄囚父的恶名。
他呆呆的望着天空,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他希望黑夜能够再长一点,再长一点,也许就会有奇迹发生。但是,几个小时之后,黎明终究还是来了。
公元626年6月4日清晨,李世民带着长孙无忌、尉迟敬德、侯君集、张公瑾、刘师立、公孙武达、独孤彦云、杜君绰、郑仁泰、李孟尝等9人,以及800死士。在玄武门守卫的注视之下,正大光明的涌进了太极宫中。
随后,李世民和长孙氏便在宫中分发了铠甲兵器。将士们看到王妃竟然也冒死前来,无不为之振奋。娶妻如此,夫复何求啊。
终于万事俱备,只欠建成了。
但是,就在此时,张婕妤却突然得知了,李世民上告李建成淫乱后宫的事情。他急忙跑出了宫中,将此事告诉了李建成。李建成又把李元吉叫了过去,商量对策。
久经沙场的李元吉,敏锐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便劝告李建成,应该立刻召集军队,托病不朝,以观察时局。
可惜,李建成却拒绝了这个唯一能够活下来的机会,并异常自信的表示:“兵备已严,我们应当入宫,亲自打探消息。”
于是,两个人骑着马,带了几名随从,就走进了这个他们再也回不去的玄武门。


宫庭里面一切如常,还是那些熟悉的面孔,还是那个熟悉的道路,于是,两位终于放下了心来,有说有笑的溜达到临湖殿。
但是,就在此时,李建成突然察觉到了宫中的侍卫的异常,这些人的眼神里没有了畏惧,相反还充满了杀气,看见自己就跟看一头金猪一样。他这才意识到大事不妙。于是,他俩立刻调转马头,就往东宫逃窜。
李世民见状赶紧追了上去,李元吉一边骑马,一边弯弓搭箭,朝着李世民就射了过去。但是,由于太过紧张,他连续射三次,竟然都没能将弓拉满。
李世民则根本没有顾及李元吉,擒贼先擒王,他直接朝李建成追了过去,一箭便他射死在了马上。
正在此时,尉迟敬德也带领70多名骑兵赶了过来,一通乱箭,也将李元吉射到了马下。
李世民见状,调转马头,就朝李元吉扑了过去。但是,由于战马速度太快,李世民一个不小心,便被树林中的树枝连人带马给绊倒了。
李元吉抓住机会,一个箭步就赶了过去,夺过李世民手中的长弓,用弓弦一把勒住了李世民的脖子。李世民顿时脸红脖子粗,几乎昏厥过去。正在千钧一发之际,尉迟敬德一声怒吼,猛抽马鞭就赶了过来。
李元吉大惊,立刻放开了李世民,拔腿就往自己居住的武德殿跑去。但是,两只腿哪能跑得过四只脚。尉迟敬德一边骑马、一边射箭,不一会便将李元吉射死在了路上。
当李世民等人在临湖殿鏖战的时候,早已有人将此消息报告给了一墙之隔的东宫。
于是,翊卫车骑将军冯翊、冯立以及副护军薛万彻等人,急忙率领东宫和齐王府的2000多名精锐,杀向了玄武门。
玄武门守将敬君弘,中郎将吕世衡,看到太子部队杀来,立刻挺身而起,就要上去砍人。但是,周围的骑墙派却拉住了他们:“胜负未分,不如静观其变啊。”
可惜,这两位猛将根本没有听从,大吼一声便冲入了敌军。但是,两个人哪里是2000人的对手,不一会,他们便被砍成了肉泥。
幸好,昨天刚刚摔完鳖壳的张公谨,在关键时刻赶了过去。

他看到敌军来势凶猛,自知难以抵抗。便立刻撸起袖子,硬是一个人把大门给关了起来。见过古代的城门的人应该都知道,那么厚的一个大门,如果没有超强的爆发力,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关上。
但是,敌军并没有气馁,随后便对玄武门发起了猛烈的进攻。不过,砍了一阵之后,他们才发现,完全高估了自己的实力——门太厚,根本砍不动。
情急之下,薛万彻猛烈的敲起了战鼓,招呼兄弟们调转枪口,准备进攻秦王府。

躲在玄武门后面的秦王将士个个大惊失色,如果敌军真的杀了过去,堵在芳林门的死囚,又怎么是他们的对手,秦王府一家老小,必将全部被杀。
幸好,就在敌军刚刚调转好枪口的时候,尉迟敬德提着李建成和李元吉血淋淋的脑袋爬上了玄武门。
敌军看到老大已经被斩,顿时做鸟兽散。薛万彻急忙带着几十名骑兵,一路往南,逃进了终南山。
随后,李世民又让尉迟敬德身披铠甲,手握长予,闯到了西海。此时,李渊正和宰相裴寂、萧瑀、陈叔达等人在玩漂流。
看到满身鲜血的尉迟敬德闯了进来,李渊才意识到大事不妙,连续发出了两个疑问:“谁在作乱?你要干吗?”
尉迟敬德虽然是一介武夫,但回答的却十分巧妙:“太子和齐王作乱,秦王起兵诛杀了他们。秦王担心惊动陛下,便派我担任警卫。”
施暴者一瞬间变成了受害人。李渊血压一飙,又是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。萧瑀和陈叔达本来就是秦王党,看到大事已成,便赶紧劝说李渊,立李世民为太子,交出权力。
李渊看到自己的心腹竟然也帮着李世民说话,不得不一声长叹,放弃了所有的抵抗。
随后,李渊便像一个木偶一样,任人摆布。先是按照尉迟敬德的要求,亲笔写下了诏书,命令还在顽强抵抗的东宫军队,立刻放下武器,接受李世民处置。接着,他又让黄门侍郎裴矩,前往东宫、齐王府安抚各个将士。
哪知道,裴矩刚刚安抚好这些将士,秦王府的人就杀了过去。将李建成的5个儿子和李元吉的5个儿子全部斩杀。
随即他们又举起了屠刀,砍向了那些已经放弃抵抗的将士。所幸的是,关键时刻,尉迟敬德制止这种毫无意义的杀戮:

元凶已诛,何必牵连他人。
当一切都平静之后,李世民终于来到了李渊的面前。他什么话也没有说,只是跪了下去,爬在李渊的胸前,嚎啕痛哭。
是啊,这时候还能再说些什么呢?
除了在内心中一遍又一遍的诉说,哥哥、弟弟,愿我们来生,不要再生在帝王之家,不要再做兄弟,还能再说些什么?
杀了两个光着屁股长大的亲兄弟,杀了10个昨天还叫着自己叔叔伯伯的亲侄子,逼着父亲交出了权力。纵有千种冤屈,万种无奈,说出来了,又有谁能相信呢?
倘若地下有知,他母亲要问兄弟何在,他又该如何回答啊?
所以,唯有痛哭,才能表达他此时此刻五味杂陈的心情。唯有痛哭,才能让他的良心稍微的好过那么一点点。
那么,就让李世民先在那里哭着吧。
我们还需要转过头来再看一下玄武门之变,因为这里面有太多让人费解的地方了。如果不解决以下几个问题,只按史书上的写,不做解释,大家肯定是一脸蒙逼,也不会相信这是事实。
1、玄武门之变的目的,到底是什么?
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废话,但实际上却是玄武门之变的关键。我们可以做个假设,假如李建成听了李元吉的话,没有入宫,李世民会怎么办?
我相信,李世民肯定不会带着自己的人撤出太极宫。因为一旦撤出,事情必然败露,他必然会被李渊或者李建成等人所杀。
所以,玄武门之变的最终目的已经很清楚了,就是两个字——夺权。哪怕李建成、李元吉两个人不进太极宫,李世民也会控制李渊,逼李渊退位。然后再找机会杀掉李建成和李元吉。
2、李世民到底带了多少人马?
所有的史书上,都没有明确记载李世民到底带了多少人。我们说的800多人,只是根据李世民有800私人武装的推测。至于这800人,有没有全部进入太极宫谁也不知道。
但我倾向于他们都进去了。因为按照唐初的天子仪卫制度规定,李渊的身边至少应该有300左右的保镖。
李世民既然是夺权,就肯定要搞定这300人。否则,李渊不可能乖乖的交出大权。另外,他还要杀掉李建成与李元吉,又要看守玄武门,阻止太子的军队进宫。没有800人,他根本就完不成这些艰巨的任务。
3、李渊真的是在玩漂流吗?
应该是,但肯定不是李渊自愿的。太极宫东西不过2830米,南北不过1492米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,薛万彻还在门口捶了一通大鼓。李渊即便是个聋子,啥也听不到,他身边的人也早就把这事情告诉他了。
如果真有那么长的准备时间,李渊恐怕早就调集军队去镇压李世民了。
所以,李世民肯定要在第一时间控制李渊。怎么可能在杀了李建成、李元吉,又打败了太子的军队之后,才派尉迟敬德过去?
玄武门之变的战场应该有两个:杀兄弟于前殿,囚慈父于后宫。那800人,应该是这样分配的:
一部分由李世民率领,埋伏在了临湖殿,守株待建成。
另一部分,则由尉迟敬德率领,杀进了太极殿,将李渊和各位大臣押到西海玩漂流。
4、为啥李世民能够迅速控制整个太极宫?
李世民在这些禁卫军里,应该安插了不少暗桩。另外,李世民在军中的威望本来就高,又是他们名义上的老大,这些人恐怕早就向李世民掏了心窝。
我们甚至还可以做一个大胆的推测,李世民在控制李渊的时候,李渊的保镖们还帮了不小的忙。
5、李建成为何那么自信的说:“兵备已严,我与你应当入宫,亲自打听消息”?
这里的“兵备已严”,很有可能不是指东宫的兵备,而是指玄武门上的禁卫是自己人。所以,他才敢如此大胆的进了宫。
但是,出他意料的是,这些禁卫早已经被李世民买通了。
6、太子率更丞王晊只是个七品芝麻官,他怎么可能知道李建成和李元吉的阴谋?
王晊应该只是个快递小哥,李世民在太子府的暗桩肯定不只他一个,知道秘密的人应该是不方便出来,于是就派了他通见报信,让他青史留了名。
7、玄武门事变前,李建成真的给李世民下毒了吗?
不知道。如果说下毒了,李世民恢复的的确有点快,没过几天,就能砍人了。如果说没下毒,史书上记载的很清楚,又有李神通这个证人在场。
所以,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,我还是选择相信史书。毕竟,这些史学家写史时,也是经过详细考究的。毕竟,无巧不成书。毕竟,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很多奇迹。
上面的问题,大家争论了很多年,至今也没有个确切的答案。所以,以上的回答,全是笔者个人站在前人肩膀上开的几个脑洞。如有疑问,大家可以在留言区继续讨论。
但我觉得,无论大家怎么谈论,都应该记住,我们在玄武门之变第一篇时所说的那八个字——德不配位,必有灾殃。
一个人的财富、名望、地位,以及所有的福报,都需要德行来承载。
当你的德行,压不住你所拥有的权力和财富时,当你的能力配不上野心时,迎接你的必然是惨痛的失败与教训。





假如李建成和李元吉明白这个道理,他们就应该一次次毫不犹豫的带兵出征、临阵杀敌。而不是躲在后方,一边享受着别人拿命换来的胜利果实,一边却想着把对方置于死地。
假如李建成和李元吉有自知之明,他们就应该像几十年后的李宪一样,知道“时平则先嫡长,国难则归有功”的道理。如此,他们又怎会落得个身首异处,子孙断绝的下场。
可惜,历史不能假设。即便能重来一次,他们估计也不会如此选择。后来李唐家的皇帝,又有几个从中得到了教训?

看完事情的经过,相信大家就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:为什么玄武门之变没有毁掉李世民的形象?
下面这个链接的回答质量也很高,大家可以看一下,一共是7000多字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    手机:159.21.654321
    微信:159.21.654321
    合作:151.3.7654321
    座机:021-6868.2678
    
    培哲.顾问设计  
    每个项目都盈利  
  www.peizhe.com  
  文旅设计、创意、策划  
    三国浴乐园  
    三国明星梦工场   
  s.peizhe.com  
  三国主题文旅基地  
    唐朝生活馆  
    回到唐朝去快活  
  t.peizhe.com  
  穿越唐朝梦幻之旅  
  

  © 2016-2020 培哲® 版权所有 | 沪ICP备14047490号-1 | 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330号 | 

返回顶部